今天的濯清产出了吗

一只安定的蓝雨厨
沉迷王杰希难以自拔
相信我以上两点不冲突x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灵魂画手人设人设不崩xxx
披萨辛苦啦(❁´3`❁)

PIZZA稍微吃了32块:

一个不知道是兔子成精还是钱包成精的故事

【正片】喻橙军装
喻文州:淮安
苏沐橙:濯清
妆面自理
摄影:西蒙
后期:阿智
终于难产出来啦!文案好耻哦xxx(掩面

【正片】☆你会带我走吗?☆东条希童话觉醒ver.
东条希cn:濯清(原po)
妆面自理√
摄影:呱呱 (蹭拍)铠武
后勤:夏末 帆帆
后期:智君
开学前两天跑出去约的片子233幸好没有下雨,辛苦呱呱和铠武啦!整个下午都在陪我喂蚊子qwq给两只后勤小天使比个哈特!一直在帮忙拎东西拎器材−最后表白智君!后期超级棒好吗!最后希望大家喜欢这套片子w

能听到吗☆我的歌声☆东条希女仆觉醒
希cn:濯清
妆娘:妆面自理
摄影:西蒙
后期: 智君
后勤: 夏末
第一次拍福利向的单人——非常感谢西蒙qwq一直在给我指导动作,提了很多非常有用的建议,给了我很多拍照的小技巧√夏末在大热天一直陪着我帮我拿东西【比心】智君后期超快速!性格也超好!给你们安利智哥做后期!最后谢谢所有人的努力☆福利在最后√

【全员向】军训你大爷

多cp,具体看tag/躺
po:无湮
全员向多cp,注意tag避雷
⚠️ooc可能
欢乐向傻白甜/bu
欢迎捉虫qwq欢迎提意见拒绝无脑黑毕竟我是个小公举x
这章短小po三次略忙见谅哈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


Part.5


军训第五天。

叶修黏在床上,打死也不愿意起来。

“叶修哥。”苏沐橙很无奈,她看看一旁椅子上的韩队抱歉的笑笑。

“嗯…?”过了半晌,叶修才发出了微微鼻音。

“刚刚果果打电话过来,”苏沐橙笑着望望床上的一团“说她和魏老大一起,去海边度假了。”

叶修动了动,猛的一个鲤鱼打起了床。声音却依旧是懒洋洋的,但似乎透着点惊异。

“哟呵,老魏都脱单了?啧啧老板娘都给他了真白瞎。”

韩文清走到叶修身边,抓起床头的枕头往他脸上轻轻一贴,叶修忙眯了眼睛。

“起床。”

“哎,老韩,我还当你要打我呢。”

于是韩文清又用枕头狠狠打了下叶修的屁股。

“啊…舒服,再…”叶修的目光瞥到了一旁沐橙意味深长的笑容。

哎。

最近…我的妹妹好像有点怪。

不就是这里的床板比较硬…吗?

应该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吧。

荣耀联盟女职业选手:

沐雨橙风:哎姐妹们!大新闻大新闻!

风城烟雨:怎么了沐沐?

鸾辂音尘:哎说说说!什么新闻啊!

风城烟雨:沐沐?

沐雨橙风:就刚刚!叶修让韩文清打他屁股!!!

鸾辂音尘:!!!!!韩叶!!!!!!

寒烟柔:…!

风城烟雨:哎…这不消停的…沐沐,继续监视。

鸾辂音尘:等我!文!等我!!!我码完传文包!!!

韩文清望了望叶修,叶修望了望韩文清,两人一起望了望苏沐橙。

【全员向】军训你大爷

多cp,具体看tag/躺
po:无湮
全员向多cp,注意tag避雷
⚠️ooc可能
欢乐向傻白甜/bu
欢迎捉虫qwq欢迎提意见拒绝无脑黑毕竟我是个小公举x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
顺便本章一句话双花就不打tag了大家注意避雷哈

Part.4
军训第四天。

胃疼的黄少天望着他们那些职手做引体向上。

当然,这种东西职业选手可以选择不做,毕竟风险稍大,不大运动的职手若是做了,对双手的影响也是有的。

周泽楷仰头望望那铁杆,修长的手指轻抚了下确定着对双手无碍,他别起袖子,慢慢抓牢。他手臂慢慢用力,叶修站在他面前给他数着。那手臂很有力,掐着数,都到良好了。

“周泽楷,十五个。”

韩文清往往叶修手上的表格,冲周泽楷点点头。

“小周的体格很好嘛…”难得从叶修口中得到的夸赞使众人一愣,周泽楷翘起的呆毛微微晃了晃。嗯,被夸了。

“下一个,大眼儿,喻文州旁边做准备吧?”

“……”王杰希一脸不好的望他,伸手想握住那略粗的铁杆。喻文州觉得哪里不对,往前一迈扶住了那要摔倒的王杰希。

“怎么了?”张新杰围了过来,看了看王杰希。

“腰不行,前几天搬箱子把腰闪了。”

“哦,那换下去。喻队请把王队带回房间吧。”

黄少天闻声后,微微仰头望望张新杰。看样子胃疼急了,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合上了嘴。

“继续。”

“下一个,张佳乐。方锐大大做准备。”

孙哲平望了眼张佳乐,伸手接过张佳乐的衣服站在一旁看他。

而另一边,喻文州推开王杰希的房门,把他小心的放到椅子上。他环顾四周,倒了杯水给他。

“不是腰闪了吧?嗯?”

“…前些日子,队里来电话,说英杰崴了脚。地板太湿,我听后反应有些过激就滑了跤,摔到了旁边刚好倒着的墩布上。”

“嗤。不小心。”喻文州脑补了那画面,笑着说“王队真是太不小心了,但是时刻关照队员也很好呢。”

“……”王杰希没搭他的话,低头看看自己的迷彩裤。沉默了。

的确,他是在时刻关照着自己的队员。因为正是那群小小的少年,他们可是微草的未来啊。

黄少天倚在门口,那眼神有些黯淡。他咬着发白的嘴唇,缓缓移向走廊尽头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就是不会看看我呢?

为什么,就是没有注意到我呢?

我明明才是最难受的那个啊…。

【全员向】军训你大爷

多cp,具体看tag/躺
po:无湮
全员向多cp,注意tag避雷
⚠️ooc可能
欢乐向傻白甜/bu
欢迎捉虫qwq欢迎提意见拒绝无脑黑毕竟我是个小公举x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


Part.3
军训第三天。

“卧槽啊张副队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我都明白。”

“事情真的不是那样!!!”

“我知道的。”

今早的食堂很热闹。稍微起早些就能看到霸图成员在做友情交流。

“哎,霸图的人干啥呢?”孙翔用胳膊肘拱了拱一旁的黄少。

“噫你真是的我怎么知道呀,你要问就问大眼儿,他就在乐乐对面的张新杰旁边他肯定知道的。”

王杰希听到有人提到自己,握着勺子的手一怔。旁边的方士谦似乎发现了什么,微微抬眸看他“哟,小队长知道什么?”

“不…”王杰希握着自己的小勺子舀了一勺那蛋炒饭塞在了方士谦嘴里,方士谦也很配合的张了嘴。

哟。

邓复升笑眯眯的望着喂饭的那俩人。

“孙哲平你算不算男人!!!”张佳乐的一吼打破了食堂的嘈杂,众人的目光移向要被汤给呛死的孙哲平。

“告诉他们啊!告诉他们昨晚咱俩都做了什么!”

哦,他俩都做了什么?

这是众人的一致问题。孙哲平瞥了他们一眼,高冷的喝完了汤。

“修水管。”

“那我的头发呢?”

“牛奶。”

众人不愿意相信的看了看他俩,张佳乐和孙哲平选择了沉默。

叶修被周泽楷和江波涛扶着,脚打着颤进了食堂。

“哎呀,叶神这是怎么了?”眼尖的喻文州微微扬唇看着那脸色苍白的叶修。

“…你猜。”叶修表示他现在话都不想说。其实是前天的三千米跑得他现在还没缓过来。原谅宅男吧。

跟在叶修身后的韩文清今天深沉的气场有点吓人哦。瞥了眼四周本来气氛高昂的食堂一下沉了下去。

“前辈…慢。”

“队长是在让叶修前辈慢点。”

那周泽楷的联盟脸渐渐浮出了一层淡粉色。他小心的搀着叶修把他像对待什么珍贵的瓷娃娃似的放在被江波涛提前放了软垫的椅子上。

叶修表示这感觉真爽。

“诶叶修你个不要脸的居然让人家小周搀你过来你好意思吗你人家也得吃饭啊好吧好吧你这人真是太心脏啦!”黄少天围过来,叶修微微皱眉,本不想说话的。他翻了个白眼。

“你说话那么累,怎么也没见你的队长搀你啊。”叶修喘了口气,明显带着疲懒的声音还透着几分笑意。

“你你你你不要脸!”

“呵。”

周泽楷微凉的指尖轻抵在叶修唇角,他难得皱起好看的眉头“…累。”

“队长是说叶修前辈总说话会累的。”江波涛笑着接过韩文清递来的饭摆在叶修桌上,周泽楷拉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江波涛坐在他身边,而韩文清则是提前吃完饭坐在邻桌看他“来,前辈多吃点。”

“老韩你能别盯着我,害怕。”叶修边把饭往嘴里塞,边仰头看他。韩文清白了他一眼,继续看着。

职手看着都要吐了。叶修他是真不要脸。

“嗯小江,你吃青椒吗?我的给你,拿着。没动过呢。”叶修把自己那份青椒推了过去。江波涛笑容难得有些僵硬。

众人心声:那不吃也得吃啊!

“前辈,汤。”

“啊,谢谢小周。”

周泽楷头上的呆毛像接收天线似的晃了晃,叶修觉得好玩,伸手轻抓了。

“小周你这东西挺好玩儿啊。”

“…前辈。”

“嗯?”

“…可以。”

江波涛笑着看了看周泽楷,这句他不大想翻译了。

周泽楷的呆毛,看样子只有叶修能碰。

【周叶】枪声

BE注意⚠️
ooc可能
po:无湮
欢迎捉虫欢迎提意见不接受无脑喷毕竟我是小公举x
带沐橙玩



以上能接受的话?



“砰。”

疼痛。

这是叶修现在唯一能感受到的来自身体的生命迹象。

他倒在浸着雨水的大理石台面上,雨水渗进伤口中泛着微微刺痛。鲜血和雨水混合在石面上形成漂亮的色泽。他努力撑着沉重的眼皮,粗鲁的喘着气,身上的军装被雨水浸透了令他极其不舒服。漂亮得不像话的手指抚在光滑的大理石板上,那指间微微泛白。

这是叶修生命中唯一一次觉得离死亡最近。

“嗒。”

皮鞋鞋跟踩踏溅起雨水的声音响在他耳边,随着从上方传来的又一次攻击使他瞪大了眼睛咳出又一口血。

他觉得自己的脚要废了。

“前辈。”

温润的男声响在他耳边,他轻喘着气做不了任何抵抗。他甚至不能说话,不能说任何侮辱性的词汇,当然——他也不愿对他说。

“前辈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这是命令。

“前辈不喜欢小周么?”

我喜欢啊。

“前辈说过的话都是假的,对么?”

……

他阖上眼睛,不愿张口去尝试说什么。他口中蔓着一股子他最讨厌的血腥味儿。

他陷入了那闪过的回忆。

当他接受任务时,沐橙在他身边哭着,捏着他衣领哭得就同沐秋死了时一般。

她说自己一定会死。

自己一定逃不过他的。

自己微微笑笑,摇了摇头。

“当他们下达命令时,我就知道他们是想弄死我。”

“不过,我挺高兴的。”

“为这种事死,哥挺值得的。”

当时他这么说着,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他只是想他了。

他想那个曾经被带到他身边时有些羞涩的喊他前辈的清秀少年。

他想那个曾经连枪都端不稳还逞强的总要做给自己看的小孩子。

他想那个曾经会因为达不到标准而躲在被窝偷偷抹眼泪儿的男孩。

他想那个曾经因为得到全组最高而扑到自己怀里笑着的傻小子。

他想那个…因为组织变得薄弱而被敌对组织趁虚而入夺走的…

周泽楷。

他的小周。

“前辈…。”

“晚安。”

…晚安。

小周。

“砰。”

“砰。”

那天雨下的挺大。

苏沐橙撑着制作精巧的黑色雨伞独自去了那两人曾相遇又分开的地方。

她抱着两束白玫瑰,踏上那被血渲染的大理石台面,将它们一一放下。

“苏小姐,叶先生的任务完成如何?”

“报告组织,已经完成。”

“哦?很好,那请转告他,下周进行晋…”

“不好意思。”

“我要退组。”

【全员向】军训你大爷

多cp,具体看tag/躺
po:无湮
全员向多cp,注意tag避雷
⚠️ooc可能
欢乐向傻白甜/bu
欢迎捉虫qwq欢迎提意见拒绝无脑黑毕竟我是个小公举x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


Part.2

军训总共将历时十天。

每天必练的是三千米长跑,引体向上和军姿正步。哦当然前两项是男子的。

练完这三项就是自由活动的时间,比如你可以和可爱的基友,哦不,队友做些有意思的事情,说些有意思的话,回房休息休息啥的。

比如现在。

美丽的苏沐橙小姐笑眯眯的看着对面轻喘着气接过喻文州递来的冰毛巾的黄少天先生,趁他们不注意偷偷连拍了那一套动作发到了联盟的女职手群里收到了一致好评。

长跑三千米,对于某些职业选手来说类似于一个天文数字。

叶修倒在地上望着那苍穹,现在的他好像是个只有思想的软绵绵的一团云。嗯,跑步什么的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玩荣耀。

你问为什么苏沐橙不跑?你讨厌,哪个女生一个月里不来个亲戚光顾呢?

黄少天轻柔的卷起自己的裤腿儿,露出那纤细白皙的半截小腿儿。喻队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干,猛的灌了几口大冰水,但他忘了。

那样他会头疼的。

“啊…。”喻文州微微蹙眉,轻揉着自己额角的这一举动使少天一惊。他抚了把喻文州的那瓶水。嘶,透心凉。

“哎呀队长你好笨呀…冷水喝得那么快头会很痛的呀,真是的…来,我扶你去房间…!”

“不用了少天,我…”

“扶着!”

哦呀哦呀,这可是大新闻呢~

发到女职手群里肯定是个大新闻呢~呵呵~

这么想着,美丽的苏小姐秉着完美的微笑继续趁他们没发现连拍了无数张富有队(ji)友(lao)爱(qing)的留念照。

苏小姐又转头看看一旁没人理的苟延残喘的叶修。张佳乐拿着体育器材,低头扒拉了他一眼。

迈了过去。

机智的苏小姐选择把头慢慢转回去不再看。

叶修 over.

张佳乐残念:叶修我没把器材扔你脸上就不错了好吗!知点儿足吧你啊!!!

【全员向】军训你大爷
多cp,具体看tag/躺
原po无湮,以后无湮太太的文基本都放在这里了x
全员向多cp,注意tag避雷
⚠️ooc可能
欢乐向傻白甜/bu
欢迎捉虫qwq欢迎提意见拒绝无脑黑毕竟我是个小公举x
更新时间不定,目前这儿有少量存货争取日更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



Part.1


冯主席说过“不是全面发展的职业选手不是好职业选手。”

叶修拎着大包小包听他们在那儿谈论关于军训的事情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骨有点儿虚。

他现在正在努力回想,那个网友可爱的提议。什么要让职手全面发展开启军训模式,在游戏打的好的基础上再加体格好。

净他妈的狗屁。

这是叶修大大活了小三十年爆过的最恶毒的粗口。

这次军训的代表是由每队抽签决定的,参加的有五个队。轮回的周泽楷,江波涛,孙翔。微草的王杰希,方士谦,邓复升。蓝雨的喻文州,黄少天,徐景熙。兴欣的叶修,苏沐橙,方锐。霸图的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以及友情赞助———孙哲平先生。共十六人。

但叶修很难过。每人一个房间却只有十五个房间,他当然不好意思去找沐橙因为她是女孩,也不好去找方锐因为肯定不和。最熟的,少天肯定也不行吧…那…。

“哟,老韩,哥来找你…”叶修把包甩在身后傻笑着推开韩文清的房间。哪知本来就弓着腰,迎面便撞在了他下巴上,他只觉得鼻子挺疼的“…玩了…。”

“叶修。”

完了,这口气…钱包脸要生气了。

他抬头对上比自己略高的那人眸子笑着揉揉自己被撞得生疼的鼻子,擦开人把旅行箱往房里一扔,眯眼看他“在呢。”

“……”韩文清没说话,盯着他看了会儿,盯得叶修心里有些发毛。他微微低头看看叶修那件灰衬衫,伸手捏了把他腰上的肉。

“老韩你干嘛!?”

“你…跑得动?”

叶修心里苦,但叶修不说。

他嬉皮笑脸的往后一错,猛的往韩文清房间里一冲。嗯。房间挺干净,但只有一张床。

叶修“piajia”往床上一坐。

哦。

这大木板子床比兴欣杂货间那张还要硬不少啊哈哈。

叶修大大打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小屁股快裂了。

“那个啥啊,老韩。”

“…嗯?”

“给我揉揉屁股行不…?”

“……。”

韩文清和叶修启动了世纪凝视。韩队长的心情十分的复杂,他张张嘴巴想说什么,却又慢慢合上。

这个人。

他是真的不要脸。